一码中特|2019年一码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 學習宣傳 > 史事縱橫 > 正文
  • “教育之城”的宏偉開局 ——一位近代日本作家眼中的集美學村
  • 2018-11-26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王燕琴 文/圖

  • 在近代日本作家中,夏目漱石、谷崎潤一郎、芥川龍之介等人都先后訪問過中國,并記錄下了他們在中國的所見所聞。但是,他們的目的地,都無一例外集中在交通較為便利的大城市,而像佐藤春夫這樣把中國東南偏遠小城作為旅行目的地的卻極為罕見。

    1920721日,年僅28歲的佐藤春夫來到廈門,開始了他的第一次中國之旅。他在廈門、漳州兩地一共逗留了17天。他本來還計劃前往泉州,因時間倉促未能成行。1922年出版的《南方紀行》一書,實際上是他閩南之行的旅行記錄。那么,佐藤春夫的廈門之行到底收獲了什么?一百年前的集美學村究竟給佐藤春夫留下了什么印象?

    罕見的低廉收費慷慨的嘉庚先生

    《南方紀行》一書由《廈門印象》《章美雪女士之墓》《集美學校》《鷺江月明》《漳州》《朱雨亭其人及其他》六章組成,構成了佐藤春夫對中國閩南的最初印象。難能可貴的是,佐藤春夫在《南方紀行》中記錄下了陳嘉庚剛剛創辦不久的集美學校。

    佐藤春夫到訪的集美,本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小漁村,由于陳嘉庚、陳敬賢兄弟斥巨資在此創建集美學校,使得這個小漁村突然出了名。佐藤春夫到訪的1920年,集美學校已初具規模,建立了從小學到高中一整套完備的教育體系。雖是私立學校,但它包括了小學、初中、工科學校、師范學校、高級師范學校、高中,甚至女子高級小學等。

    1918年春,集美學校的師范、中學兩部僅有學生196人。但到1920年時,學生人數已增加至500余名,這與集美學校低廉的收費不無關系。佐藤春夫獲得的一份《福建私立集美學校九年秋季招生簡章》顯示:集美師范學校的學生每人只要交制服費十二元,其余的學費、伙食費和住宿費全免;集美中學及商科的學生只要交制服費十二元、住宿的帳被枕席費十二元,每月四元的伙食費和住宿費,其他費用一概免收。如此低廉的收費,不但在私立學校中罕見,就是公立學校也極少能辦到,所以吸引了大量貧寒子弟前來就讀。

    不過,集美學校低廉的收費也給陳嘉庚帶來不小的經濟負擔。單是學費一項,陳嘉庚每月就需補貼兩千元。截至19207月,陳嘉庚在集美學校校舍及其他建設方面已累計投入六十萬元。

    當時創辦僅兩年的集美學校,之所以能引起包括佐藤春夫在內的中外人士的關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陳嘉庚捐資辦學這樣的行為在當時的中國十分罕見。佐藤春夫在《南方紀行》一書中寫道:據說中國人一向吝惜錢財,對公共事業更是不愿破費。所以,集美學校不但在當地,而且在全中國,都是十分稀奇轟動之事。因此,常有旅行之人去參觀。

    佐藤春夫所言不虛。單是從19198月到19273月,前來集美學校參觀、演講的中外名流就有黃炎培、余日章、巴樂滿、胡漢民、吳稚暉、李石曾、朱執信、杜威、門羅博士、羅素、馬寅初、魯迅、林語堂、蔡元培等,其中有的人還數次來訪。

    使用長筷子分餐兩菜一湯加面條

    佐藤春夫到訪的時候,集美學校還在建設過程中,所以他在校園里只看到了“兩棟巨大的雙層建筑”和“隨處堆放的紅磚”。佐藤春夫看到的兩棟雙層建筑很可能就是19181月落成的居仁樓和尚勇樓。其中,居仁樓作為辦公室、教室及教職員、學生宿舍,尚勇樓作為教室、學生宿舍及書記室、印刷室。在佐藤春夫看來,集美學校的建筑甚至要比東京私立大學的校舍“宏偉”許多。

    集美學校的學生多為貧寒子弟,很多學生假期沒有回家,而是選擇留在學校。學校當然也要為這些留校學生提供一日三餐。佐藤春夫到訪的時候,碰巧遇到約兩百人的集美中學學生正在就餐。當時學生就餐時已采用分餐制,這與當時大多數中國人的做法不同。

    學生就餐的情形也給佐藤春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用分菜專用的長筷子,把大盤中的菜夾至自己的小盤,然后用自己的筷子再吃。我特意在這里記下使用長筷子一事,是由于這與中國人的一貫做法——用各人自己的筷子夾同一大盤中的菜吃——很不相同的緣故。這一定是重視衛生之故。

    暑假留校學生吃得如何呢?校方給留校學生每頓飯安排了一葷(豬肉)一素(豆芽)一湯,即兩菜一湯,此外還有面條作為主食。在佐藤春夫看來,即使與當時的日本中學相比,集美學校的伙食標準也毫不遜色。

    參觀集美學校的時候,佐藤春夫雖然對陳嘉庚、陳敬賢兄弟出資辦學的義舉表示贊賞,但當他看到校門口懸掛的陳氏兄弟的大幅畫像,又感到一絲不快,認為這與某些富人大張旗鼓地舉辦花甲壽宴的做法沒什么區別。不過,佐藤春夫在回到日本寫作《南方紀行》時,還是對自己當時的想法進行了反省,認識到自己當時的觀點對陳嘉庚、陳敬賢過于苛刻,“在此仍要對其事業表示相當的敬意”。

    黑甜夢鄉的吶喊美麗與哀愁并行

    在集美學校參觀的時候,佐藤春夫獲得的《福建私立集美學校九年秋季招生簡章》顯示:集美學校當時已開設了修身、國文、英語、數學、歷史、地理、理化、博物、法制、經濟、圖畫、體操等十二門課程。佐藤春夫發現集美學校的課程設計及課時安排與日本的學校沒有太大差異,只是數學的難度稍高。后來他才得知,日本一所高級師范學校的某教授參與了集美學校的課程設計。佐藤春夫看到了近代教育在中國的一種嘗試。

    在集美學校參觀途中,佐藤春夫碰巧遇到了時任學校國文教師兼校醫的陳鏡衡。當陳鏡衡得知佐藤春夫是一名日本詩人后,他當場作了一首“急就草”送給佐藤春夫,詩曰:如雷貫耳有隆名,游歷萍逢倒履迎。小說警時君著譽,黑甜吾國愧難醒。

    佐藤春夫從向導小鄭處得知,陳鏡衡是廈門同安人,當時四十二三歲。佐藤春夫本以為陳鏡衡的詩是“那種平常的,程式化的應酬之作”,但當他讀到最后一句時,不由眼前一亮:再讀讀這一句“黑甜吾國愧難醒”,不禁感到這是一位供職于集美學校、立志傳播新文化種子的瘦弱之人的肺腑之言。它不是泛泛空言,而是一介游子哀憐祖國的滿腹心事。

    陳鏡衡的這首詩,雖以對佐藤春夫的恭維之詞開頭,但最后落筆處卻表達了對家國沉淪的痛惜之情。佐藤春夫不由聯想起自己到廈門后的所見所聞——戰火不斷的時局,夜晚小巷里成群行乞的孩子,妓院及鴉片館……想到這里,佐藤春夫不由對這位“立志傳播新文化種子的瘦弱之人”充滿了敬意。

    與陳鏡衡道別后,佐藤春夫在一位青年的帶領下來到一所女子小學參觀。這所女子小學,其實就是19172月創辦的“私立集美女子兩等小學”,這在福建是創辦很早的一所女子學校。大概是由于女子學校在日本較為常見,所以參觀結束后,佐藤春夫的評價是“它確實沒什么可看的”。不過,在集美學校教授英語口語的一名美國人卻引起了佐藤春夫的興趣。

    在集美學校參觀期間,佐藤春夫既接觸到了像陳鏡衡一樣的中國傳統文人,也遇見了接受過西方現代教育的美籍外教;佐藤春夫既注意到了集美學校暑假留校學生的羞澀、靦腆,也感受了青年學生的熱情、開朗。佐藤春夫用筆勾勒出了一個既有古典色彩、又有現代氣息,既具中國特色,又有南洋風情的集美學村。

    佐藤春夫的《南方紀行》一書雖然是游記,但并不是一本簡單的流水賬。與谷崎潤一郎等大正文學家的中國考察不同,佐藤春夫在《南方紀行》中通過對中國風物、閩南建筑以及中國民眾的描寫,在滿足了自身期待的異國情趣的同時,也樹立起了作為“文化他者”的中國形象的雛形。

    日本作家井上靖曾這樣評價佐藤春夫的《南方紀行》一書:不論如何,廈門這個城市,對我而言,至今仍是一個特殊的地域。正是記住《南方紀行》中這一關鍵的城市,廈門也印刻在我的心中。言及廈門,總是仿佛有一種清明拂過心田,浮現出多少有些黯淡的南中國之思。鷺江、舢板、月光,如此澄明與哀愁的南中國之城,異于中國其他城市……

    佐藤春夫參觀集美學校距今已近百年,集美學校不僅成為美麗廈門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而且實現了對學前教育、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的全面覆蓋,成為一座享譽中外的“教育之城”。如果佐藤春夫能活到現在,并再次到訪集美學村,他一定會寫出一篇感受完全不同的集美學村游記來。

    (作者單位:集美大學誠毅學院思政教研部)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黨史微信號

一码中特 必富bifu游戏网址 北京pk10三码公式教程 欢乐生肖一天赚2000技巧 28杠生死门8个口诀 北京pk10预测走势 北京pk10全天免费计划 二八杠游戏下载 玩三公扑克牌赢钱产品 无网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