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码中特|2019年一码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 要聞動態 > 時政要聞 > 正文
  • 光明專論:從中國道路到中國夢——學習習近平主席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重要講話
  • 2013-03-20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 (一)中國夢歸根到底是人民的夢;實現中國夢必須走中國道路、弘揚中國精神、凝聚中國力量。習近平主席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的深刻闡釋,無疑道出了當代中國最耀眼的時代主題。

    (二)中國道路,一頭連接著國情,一頭連接著理想。人們對道路的探索和選擇,不會是隨意而為,道路更不會憑空而來。它承載著過去,也標示著未來。中國道路反映了中國人現實的共同利益,也凝聚著中國人的共同理想和目標。這就是中國夢。

    (三)中國道路是什么?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是具有實踐特色、理論特色、民族特色、時代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從形態構成講,它是實現途徑、理論指導和制度保證三種形態在實踐中的有機統一。從宏觀規定講,中國道路的形成和發展,有其總依據、總布局和總任務。從基本要求講,中國道路有8個方面必須堅持的內容。從實踐領域講,中國道路是一個體系,由各個領域和不同方面、不同層面的若干具體道路組成。

    (四)中國道路的開創和發展,直接源于改革開放新時期的實踐和理論創新。如果不準確把握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最大國情,如果不推進改革開放這個偉大實踐,如果不奔向社會主義現代化這個根本目標,就不可能有中國道路。中國道路有其明確的實踐基礎,即我們常說的“改革開放”;有其明確的主題內涵,即我們常說的“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有其明確的開創發展過程,即在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的“成功開創”、兩個世紀之交的“成功推進”和新世紀新階段的“成功堅持和發展”。

    (五)中國道路是近代以來拯救和發展中國的先進道路逐步演進的歷史成果。開創中國道路之前,歷史不會是一片空白,道路總會有“源頭”征兆。說中國道路其來有自,是指它有著歷史的承續和承載,是在前人探索的道路基礎上開創出來的。黨的十五大把孫中山、毛澤東、鄧小平并列為20世紀中國的3位偉人,他們的特殊貢獻,恰恰在于分別在各自不同的歷史條件下,為拯救和發展中國,卓有成效地實踐和探索了先進道路。從三民主義道路到新民主主義道路,從新民主主義道路到社會主義道路,從實踐探索適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建設道路到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3位偉人都是從前一代人那里汲取了經驗智慧,并且看到了前一條道路的不足,而后創新發展,實現歷史性的飛躍。說中國道路是幾代人“奮斗、創造和積累的根本成就”,真實含義即在于此。

    (六)中國道路奠基于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這段時間對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實踐探索。離開創中國道路時間最近、關系最密、影響最大的,是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這段時間,我們黨對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實踐探索。改革開放前后兩個30年左右的歷史時期,當然不能混為一談。在探索道路的方式和具體政策上,在工作中心和實際工作內容上,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有很大差別。改革開放前對社會主義的實踐和探索,開始是照搬蘇聯模式,帶來很多問題,鄧小平說:“我們很早就發現了,但沒有解決好。”“沒有解決好”,根本說來是指還沒有形成一條正確的道路。但是,不管經歷了怎樣的曲折,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的探索實踐,對中國道路來說,不是一種可有可無的承續和承載。對此,十八大報告提出,毛澤東那一代人為中國道路“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提供了寶貴經驗、理論準備、物質基礎”。

    什么是“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主要指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創建,社會主義制度的確立。“理論準備”有哪些?不僅包括實事求是、群眾路線和獨立自主這些毛澤東思想活的靈魂,還有對一窮二白的中國,社會主義還處于不發達階段,把國家建設好大概要100年這個最大國情和歷史方位的認識;對社會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判斷;把黨和國家的工作重點轉到技術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上來,“是一個偉大的革命”的論述;“四個現代化”發展戰略目標的提出;遵循價值規律,發展商品經濟和做好綜合平衡的要求;農業為基礎,工業為主導,正確處理農業、輕工業和重工業關系的主張;正確區分和處理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的學說;提倡“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化方針等。關于“物質基礎”,則包括建立了獨立、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和“兩彈一星”等各方面的建設成就。以上,都屬于十八大報告說的“黨在社會主義建設中取得的獨創性理論成果和巨大成就”。至于“寶貴經驗”,既包括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中積累的許多正確有效的做法,也包括“文化大革命”那樣的嚴重錯誤經驗。這些,都是從實踐到理論、從物質到精神不同方面,為中國道路的開創積累了必不可少的直接有用的資源。

    關于從改革開放前到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演進特點,鄧小平在1980年主持起草黨的第二個歷史決議時,說得很清楚:“從許多方面來說,現在我們還是把毛澤東同志已經提出、但是沒有做的事情做起來,把他反對錯了的改正過來,把他沒有做好的事情做好。今后相當長的時期,還是做這件事。當然,我們也有發展,而且還要繼續發展。”這幾層意思具體地說明,20世紀70年代末的中國共產黨人,在開創中國道路的過程中,并不是隨心所欲地在他們選定的歷史條件下進行創新,而是在他們直接碰到的,由毛澤東那一代人奠定的基礎上開始開創中國道路的。

    (七)中國道路的本質靈魂是對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的繼承和發展。沒有主義,或者這個主義不科學,道路就沒有靈魂。中國道路,是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理論同中國實際和時代特征相結合的產物。說中國道路其來有自,很重要的一點,是因為它的本質屬性和基本原則有其思想來源,有其傳承的“道統”。

    社會主義思潮誕生以來,人們對它的實踐探索,經歷了好幾個時間段。其中的“道”,就是內容邏輯,主要指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所謂“統”,就是歷史發展過程,主要指科學社會主義在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這幾個階段的形成發展和具體化。正是從“道統”的角度,我們黨一直強調,中國道路的理論體系,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既一脈相承,又是與時俱進的發展。

    毛澤東曾經說過,中國共產黨的成立,“中國就改變了方向”。改變了方向,是因為樹立了社會主義這個新方向。中國道路,就是沿著社會主義這個新方向不斷前進的結果。從實踐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道路,到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歷史飛躍中,堅持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沒有變。改革開放不是對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推倒重來,而是一個辯證發展、螺旋式上升的過程,是在回答“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個根本問題上,認識更清楚了,而且越來越清楚,實踐上更有成效了,而且成效越來越明顯。不論中國道路怎么發展,都是更好地做到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和中國社會發展歷史邏輯的辯證統一。

    (八)中國道路到哪里去?擁抱中國夢!中國道路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歷史是一條通道,現實由此而來。弄清楚中國道路從哪里來,正確理解中國道路的“前世今生”和歷史邏輯,不僅有益于我們正確把握中國道路形成和發展規律,更讓人明白,它始終是承載著中國夢前進的。因為中國夢既深深體現了今天中國人的理想,也深深反映了近代以來不懈奮斗的中國人追求進步的光榮傳統。

    (九)什么是中國夢?從根本上說來,中國夢就是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具體說來,中國夢就是現代化之夢,社會主義之夢,民族復興之夢。這三個含義,在十八大報告中表述得很清楚。中國道路的總任務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道路的現狀是:已經“不可逆轉地開啟了中華民族不斷發展壯大、走向偉大復興的歷史進軍”。中國道路的前景是:“促進人的全面發展、逐步實現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在中國夢的三種含義里,現代化是形態,社會主義是靈魂,民族復興是主體。

    (十)為了尋夢,就必須尋路。中國道路從來連接著中國夢,中國夢本就是中國道路的題中應有之義。中國夢是近代中國積貧積弱的處境刺激出來的。沒有衰落的低谷,就沒有在沉淪中崛起的夢想。負責任地構想未來,必然解決走什么路,才可能接近和實現夢想的問題。在更多的情況下,夢想未來、提出目標比較容易,選擇走什么路反倒艱難萬分,往往要經過曲曲折折的實踐探索,才可能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反過來說,道路總是承載著信仰,沒有崇高信仰的道路,很容易滑向機會主義,終難走出一片光明的天地。一個簡單的邏輯是:“夢”不同,“路”必不同;“路”不同,“夢”亦將不同。只有“路”和“夢”的緊密結合,才會使“夢”深刻地承載歷史,讓“路”正確地對接未來。說中國道路寄托著近代以來無數仁人志士的夙愿和期盼,承載著幾代中國共產黨人的理想和探索,就是這個意思。

    (十一)在探索積累和開創發展中國道路的過程中,始終貫穿著對現代化之夢、社會主義之夢、民族復興之夢的追求。

    中國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第一個提出了“振興中華”的目標,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他找到的是民族主義、民主主義和民生主義道路。其中,民族獨立是民族復興的前提,民主主義則是現代化的基本訴求,節制資本、平均地權,以求“均富”的民生主義,很接近社會主義理想。

    毛澤東確立的新民主主義道路,目標之一是民族獨立、人民解放,“為了使國家復興”,讓“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這是民族復興的根本政治前提;目標之二,就是他說的,“我們搞政治、軍事僅僅是為著解放生產力”,進而使中國由落后的農業國變成先進的工業國,這是民族復興在現代化方面的體現;目標之三,是大家都熟悉的,走新民主主義道路,是替社會主義創造前提,前途是走向社會主義,這是民族復興的靈魂。

    確立社會主義制度后,毛澤東再次探索道路問題,提出,對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我們要進行第二次結合,找出在中國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正確道路”。對這條道路的目標,毛澤東設想的精要是,讓社會主義中國“變成一個大強國而又使人可親”;實現工業、農業、科學文化和國防的現代化,從不發達的社會主義過渡到比較發達的社會主義;民族復興也不光是自己站起來,強起來,到21世紀后,“中國應當對于人類有較大的貢獻”。

    進入新時期,鄧小平開創中國道路,一開始就明確,通過改革開放之路,目的是“走出一條中國式的現代化道路”。1984年,他確切地講,“總的來說,這條道路叫做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道路”。1987年,他又解釋說,“只講四化,不講社會主義。這就忘記了事物的本質,也就離開了中國的發展道路。”1990年,他再次明白告訴人們:“我們集中力量搞四個現代化,著眼于振興中華民族”。可見,在中國道路的開創過程中,中國夢里的現代化、社會主義、民族復興這三個內涵,一開始就是不能割裂的。

    正像人們熟知的那樣,到十五大,我們黨正式把中國道路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個概念對接起來。十六大以后,我們黨進一步把中國道路的社會主義之“夢”,從此前的“富強民主文明”擴展描述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十二)中國夢誘人,但絕不虛幻。在中國道路的探索積累和開創發展過程中,現代化、社會主義和民族復興,不僅始終作為目標存在,而且始終是具體的,是由一個又一個階段性目標連接起來的。正是這個意義上,我們說,中國夢是國家的民族的,更是每個人的。比如,關于中國道路的現代化之“夢”,圍繞“小康”這個階段性目標,我們先后經歷了從解決溫飽到小康水平,從小康生活到小康社會,從總體小康到全面小康,從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樣一個階段到又一個階段的實踐行程。以后,我們還要經歷從建黨一百年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建國一百年時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這“兩個一百年”目標的銜接和實踐。以上不同的目標概念,語境不同,內涵也不一樣,但都反映了中國夢所經歷的階段性特征。到實現第二個一百年目標的時候,大體就可以稱得上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了。到那時,已經發展到新的境界的中國,不僅會為維護世界和平、促進世界繁榮作出更大的貢獻,中國道路也會為人類的共同價值添加更多的資源和標記。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黨史微信號

一码中特 云南时时彩彩经 中国福利彩票今晚试机号查询 中国足球体育彩票 鼎盛娱乐时时彩被骗 澳洲幸运10开奖APP 澳洲幸运5计算方法 梭哈全下英文怎么说 体彩一等奖最低多少钱 欢乐炸金花官网下载 三亚赌场